读闪小说 - 网游小说 - 隐婚市长在线阅读 - V24章 难受

V24章 难受

        这两个月,她虽不知道为何这个男人要这样对待她,很多的事情,她的确是早就忘记了,除了……

        正当她若有所思时,“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潇韩闻声,松开了放在她肩上的大手,转头朝着门的方向冷冷的道:

        “什么事?”

        “总裁,门外……有人找夫人!”门外的声音有些犹豫。

        “找夫人?!”潇韩闻声,转头,看着何小凡,然后脸色微微一变,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告诉她,夫人,一会儿就下去!”

        何小凡一怔,心里却忐忑不安起来,如果她猜得没错,来人应该是上午在钻石加工厂里见到的那个口口声声叫她小凡的女人。

        接着,门外就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潇韩转过头,抬手拍了拍何小凡的脸蛋,柔声说道:“别指望着她能救你,除非,你想她和你一样……!”

        “嗯。”何小凡乖巧的点了点头,扯动唇角漾出一抹酸涩的微笑,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已经充分相信了这男人言出必行的性格。

        虽然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又,会不会是之前的那女人,但……不管是谁,她……都决定听从潇韩的话,如果这真是她欠那个她的。

        潇韩极其满意,大掌在她粉+嫩的脸颊上轻轻摩挲了几下,然后便看着下床穿着衣服的何小凡,笑而不语。

        何小凡微微用力的抿着红唇,拉开+房门。

        潇韩突然抬头来目光犀利的看着何小凡,沉默两秒之后,说:“如果,不是她,你……今天就不会受这样的罪!”

        潇韩的话,别具深意,何小凡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唇,乖巧的点头:“我知道了!”

        见她点头,潇韩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这才收回视线。

        而随着何小凡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潇韩唇角的笑靥慢慢变得阴冷,目光也一点一点的失去温度……

        一股紧绷压抑的气氛,缓缓流淌在接客厅里,莫夕雨背对着门,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伫立在真皮沙发前。

        听见开门声,慢慢转过身来,犀利似剑探究的目光穿着睡袍的扫视了一遍,然后缓缓上前,拉着何小凡的手,便叫道:“小凡!”

        “莫小姐好!”何小凡却是微笑着,极生疏的开口,显得有些冷淡。

        这让莫夕雨到了嘴边的亲切话,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小凡,我这么晚过来,是……是想问问,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我意思是……比如说,有……”莫夕雨深吸了口气,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何小凡心念微动,但只是转瞬即失。

        她抬头,故意将右手在莫夕雨面前晃了一下,耀眼的钻石,让人想忽视都难。

        更别说,对珠宝有着极大兴趣的莫夕雨。

        盯着何小凡手上那颗足有五六克拉的钻戒,她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能送她这么大的钻戒,应该不会对她差吧!

        想想,便开口夸道:“这戒指,可真漂亮。!”

        何小凡眼里一抹悲伤一闪而过,抬头,却看着莫夕雨,满脸的幸福的低笑“我说了,不用这么招摇,可是,潇非坚持……”

        看着那个脸上溢满幸福的女人,莫夕雨终于松了口气。

        蓦地站起身“哦,那个,我只是顺路来看看你,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何小凡说相送的话,她便快速的出了门。

        冷寂的房间,莫夕雨紧紧抿着红唇,明明亲眼看到何小凡就是幸福的,心里却为何这么不安呢?

        “咚咚!”门铃响起。

        莫夕雨一惊,看了看手表,都快零点了,这么晚了,谁还会过来呢?

        拉开门,她人还没站稳,便跌入了一个带着熟悉香味的怀里。

        冷少天俯下。身,大手勾起她的脖颈,狠狠吻上她的唇,另一只大手则是顺势关了身后的门。

        见鬼的,才多久没见,他居然想她想得心痛。

        接着,说不清谁先主动,顺理成章的,该发生的事又一样不少的发生了。

        一番云雨过后,莫夕雨本还想问冷少天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但,困意难挡,所以,最终选择了放弃。

        有些东西,计较多了,累,有些事情,知道多了,也累。

        清晨,冷清寂寞的房间,身边的位置一片冰冷,显示着他早已离开,莫夕雨吸了吸气,心里却莫名的失落。

        转头,大床的床头柜上,摆着一瓶药,上面的字是‘左炔诺孕酮’……莫夕雨先是不解,拿起来研究了一番,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紧急避_孕药……

        ‘咔’!

        “……”莫夕雨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紧紧攥着手里的药,将药盒攥得严重变形,心脏,一下一下的抽_搐……

        原以为两人关系,已有所改变,原以为,或许这此南非一行后,会有所变化!

        只是,她这才知道,想多的只是自己!

        所有的一切还是原样!

        他依旧不愿意要孩子!

        也就是说,一年后,还是注定要分开!

        手指,将手里的药盒一点一点的攥紧,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心里的感受,那种刚体会到爱字是什么意思,却转眼……苦,满满的苦……

        反身,狠狠扑倒在床_上,在泪水滚落之前,将布满悲伤的_脸深深埋进枕头里,让泪水,悄无声息的流淌,沁入枕芯里。

        电话突然响起。

        她拿起,看了看,冷少天的!

        接起“有事?”她的声音有些苦涩,连她自己都听得出来。

        “醒了你?”他的声音波澜不惊。

        心里的愤怒与委屈,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吼出口,她只能选择什么都不说,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欠亲们50个字,明天还!时间来不及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