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闪小说 - 网游小说 - 隐婚市长在线阅读 - V31章 判刑

V31章 判刑

        市长办公室

        警察局局长有些唯唯诺诺的低头端坐着,脑子里在努力想着,到底哪里做错了什么?还是,出了什么事?居然被市长直接召见。

        突然……

        冷家……冷庆锋?

        难道……

        想到这,他慌忙起身,然后一脸恭维的朝着冷少天笑道“市长大人,想必您是为了冷老先生的事,叫我过来的吧?”

        冷少天双手相交搁在桌上,逞半握状,顶在额头上,头微低着,看不到表情。

        以至于警察局局长问完话后,就开始忐忑不安。

        直到……

        “听说你们拿到了一支录音笔!”顾海上前,看着他,缓缓道来。

        警察局长脸上一喜,倏地站起来,整个人瞬间神气了不少“回市长大人,的确……我们收到了一个匿名的信封寄来的一支录音笔,里面……犯罪嫌疑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在,我们已将其提交给了检察院,就等着送交法院裁判了!”他似是迫不急待的要听着表扬的话了。

        冷少天倏地收回双手,抬头看着警察局长,站起身“谁叫你们这么快递交上去的?”吼完,又觉得这样说,似乎违背常理,想想……

        又吸了吸气“我的意思是,不该让被害人听一下吗?”

        警察局长深深的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刚刚有多害怕……

        上前,他笑着道:“这个,市长您放心,我在拿到证据的第一时间,已经呈给冷老先生听过了!”

        冷少天闭上双眼,然后仰着头,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莫夕雨……是他,将她送进了牢里……

        “如果证据不足,可能会被驳回吗?”顾海面色沉重的出声问道。

        警察局局长再度站起身,对着顾海摆了摆手,然后语气坚定的道:“这请市长大人放心,现在,所有的人证物证据在,还有嫌疑犯的亲口所述,绝对没有驳回的可能性……除非冷老先生自己拆案。”

        “滚出去,滚……”冷少天站直身子,指着门口,大声叫嚷道。

        警察局长原以为会受到市长的大力褒奖,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蓦地见冷少天这样对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说错什么还是做错什么了,一张有些肥硕的大脸就那么僵在了那里。

        顾海上前,将他半拉半请的,请出了门外。

        “顾……顾秘书,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为什么……”

        顾海叹了口气,然后眼角的余光向里面斜了眼,接着,轻咳了声“你口口声声的嫌疑犯……是……市长的妹妹……”拍了拍警察局长的肩,顾海语带深意的暗示着。

        “市……市长的妹妹?”警察局局长有些艰难的吞咽着口水,直想抽自己几耳光。

        “看来你功课做得太少呀!好了,回去吧,该干吗干吗去,不该说的话,记着,一个字都别多说!”说完,转身进了屋内。

        只是,当他看见冷少天将大把大把的药丸系数倒进口中时,他健步如飞的上前,一把从他手上抢了过来。

        “你是疯了吗?你明知道这个吃多了,会要了你的命的,你还吃!”

        冷少天双手抱头,第一次,他觉得有钱有权,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法不容情……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莫夕雨……

        就算他利用职务之便,能帮她的怕也只是拖延判决的时间。

        而……

        造成这一切后果的,居然是自己,他不该去激她的,不该!

        “给你倒点开水?”顾海站立在冷少天身后,语气沉重的问道,莫夕雨是冷少天的妹妹,于他,也同样是妹妹般的存在着,她出了事,他心里也不好受。

        “不用!”洛云倾轻轻摇头,眉宇间夹杂着一丝疲惫与悲伤。

        “少天,你真相信是夕雨害的伯父吗?”顾海犹豫了片刻,开口问道。

        “我当然不相信,我要是相信,我还会去求父亲,可是……你我相信又有何用,必须要拿出让他人相信的证据,否则,就是求父亲放出了她,这辈子,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冷少天有些气急败坏的低吼,单手支在额间,眼底泛起一抹痛苦与无奈。

        顾海用力抿了抿唇,说:“我查了很久,也查不出他针对夕雨的理由……”

        冷少天闻言,手垂下,表情阴冷“我又何尝不是……我印象中,他似乎没见过夕雨,而且,夕雨那性格你还不知道,一向息事宁人,我也实在想不通,他这样对她的理由!”

        顾海看着冷少天……心里一个疑惑越来越清淅!

        “想办法,让我见到她!”冷少天开口道。

        顾海楞了下,然后点头“嗯……”便退了出去。

        莫夕雨因为是犯罪嫌疑人,而法律有规定,自被刑事拘留之日起,未经审判前不允许与亲友会见,所以,见她一面,顾海要花上不少的功夫。

        而,也因为顾海的特殊交待,莫夕雨从多人的房间转到了单人的看守室内。

        伙食上和其他各方面,也享受了特殊的待遇。

        莫夕雨以为是薛阮暗中安排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每天起来,站在狭小的窗口,仰头看着窗外,没有时间,没有……想法……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莫夕雨也由刚开始的乐观,逐渐开始颓废……直到,寻死的念头会有一下没一下的出现。

        这样不见天日的日子,哪怕多上一分钟,她都觉得会疯……

        而当冷少天走进那间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心,一阵接一阵的抽搐……

        也越来越自责。

        脸色,难看之极……

        莫夕雨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目光呆滞,整个人缩在床头靠墙的角落里,双臂抱着曲起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目光散涣的双眼怔怔的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夕雨……”冷少天看着面前的女人,出声叫道,声音有些哽咽。

        而莫夕雨听到冷少天的声音,嘴角勾了勾……然后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看来她真是快有神经分裂症了,这都到了幻听的份上了……

        他……怎么会再来看他呢?

        “莫夕雨……”冷少天喉结滚动,再次出声。

        顾海站在他身后,眉头紧蹙,半晌后,也跟着出声道:“夕雨,少天来看你了!”

        莫夕雨的身子微微一颤,这才如梦初醒,她自膝间缓缓抬起头,目光呆滞的看着冷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