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闪小说 - 网游小说 - 隐婚市长在线阅读 - V42章

V42章

        “所以,莫夕雨,我想,你应该不会让少天有一天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吧……”林依诺突然话风一转,言辞尖锐的讥讽道,舔了舔干燥脱皮的唇,漫不经心的撩了撩耳际的发丝,懒洋洋的反问道。

        莫夕雨一惊,倏然抬头与林依诺对视,这,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吧!

        让她,知难而退!不是吗?

        只是……

        她闭眼,然后点头……

        无言以对!

        先不说,她此刻有没有爱上冷少天这个男人,就算没爱上,看在他是她哥哥的份上,她也不可能让他给人戳脊梁骨。

        自己是一个连父亲都不详的女人,母亲却是一个受万人唾弃的那种女人……

        这就是在平常人家,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更别说,还是在冷家,对象还是堂堂的市长大人……

        她低头,视线落在小腹上,眉头一紧。

        这上天意吗?

        天意让她没了这个孩子……

        天意注定让她离开,无牵无挂的离开……

        是这样吗?

        只是,心,好痛!痛得无以复加!

        才懂爱,便,不得爱!

        “我想再见他最后一面!”说完这句话,莫夕雨便泪如泉涌,想过两人可能有一天会分开,但,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原因。

        “知道了真相的你,还有什么脸去见她?”林依诺冷飕飕的飘出一句,轻轻扇动眼睑,略显阴冷的目光极尽蔑然。

        “……”莫夕雨顿时哑口无言,崩溃的哭声戛然而止,像突然傻了一般怔怔的看着林依诺,满心伤痛……

        是啊,她还有什么脸去见他啊!

        “不过,只要你答应我,以后离他远远的,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我保证,我绝对不会把今天这事说出去一个字,你,还是冷家的养女,你,还是……?”

        “你不要再说了……我……也不会再与冷家扯上关系了!”莫夕雨倏地出声打断了林依诺的话,噙着泪水看着声嘶力竭的大吼道。

        她这样的一个出身的女人,怎么好意思再去玷污冷家这个所谓“家世清白”的人家呢?

        更何况,如果她猜得没错,冷母应该对于她存在的真正原因肯定是了解的。

        否则,何以这么些年,她对她一向极尽挑剔。

        以前不知道,她只是怨怨,此刻,当一切都水落石出后,她突然庆幸,当年,还好自己只是怨怨。

        “这,可是你自愿的,将来,有一天你后悔了,可别说是我逼的?”林依诺的语气淡淡说着,紧接着又道:“如果,你是以他妹妹的身份和她见面,我保证,我不会不同意,但……如果我发现你对她还有私情,那么……就别怪我到时候把事情做绝!”

        莫夕雨双肩颓然一垮,身体散发出一股落寞与悲伤,苍白消瘦的脸上尽显哀戚之色,心里,难受得快疯了。

        然后,她便在人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林依诺重新扶到了床边。

        接着,林依诺根本不作片刻停留的,便转身离开。

        直到……

        外面传来了一阵急躁的的脚步声。

        很熟悉,很熟悉……

        对,是冷少天的……

        这个认知一传达进脑海,莫夕雨条件反射的想到了他的双腿,都那样了,还能走路吗?

        边想,她边下床,准备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毕竟,她此刻,还找不到如何面对她的衣服。

        只是,可能站得太久,刚一站起身,便整个人向后晕了过去。

        “莫夕雨!”

        冷少天给两人扶着,一进门,即看见莫夕雨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发丝凌_乱双目红肿。

        “莫夕雨?”冷少天急呼一声,慌忙招呼着身旁的二人“你们快去把她扶到床上去!”

        说着,视线从二人身上再度移到莫夕雨身上,心里一阵心疼。

        “少天哥哥,是谁晕了?”待两人一前一后的将莫夕雨扶到病床上后,门外,林依诺“摸索”着了进了房间。

        冷少天却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转过头看着跟着走到病房的医生和护士“你们这些人都是吃什么的?她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自己走出去,又走回来的”

        说完,又抬头,看着顾海“你不是说她给薛阮带走了吗?啊?”

        顾海低头,心里也一阵懊恼。

        他当时,也没肯定说是一定是薛阮呀?

        他也只是说有些像呀!

        而莫夕雨的意识也随着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着冷少天,身子完全僵住,像是把全身的神经绷到了一个极限,她死死咬着牙根,然后轻轻出声道:“哥!”

        哥?冷少天目光凌厉的猛的抬头,看着病床上的莫夕雨。

        这该死的女人,是脑子烧坏了吗?怎么又叫他哥?

        顿时气急败坏的责备道:“你身子这么虚,你好好的呆在这里不行?你跑哪儿去了?”

        莫夕雨抿嘴,迎上他毫不客气的质问,顿时心里变得极委屈,一下子红了眼眶“我,我只是觉得心情不好,所以……”

        冷少天余下的话便咽回了肚子里,他想到了这女人可能是因为没了孩子,难受……

        所以,到了嘴边反驳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心里倒频生了几分心痛。

        “少天,我……我听着,好像是你妹妹夕雨的声音,对吗?……”林依诺压下了心里的怒气,语露惊喜的问道。

        莫夕雨,微微垂头,便看着林依诺拄手拐杖,缓缓上前。

        这女人累不累呀?把自己好好的一个人,折腾成瞎子,其实以她的演技就算不成为瞎子,就冷少天,她也相信,她绝对能搞得定。

        然后,看着前面不远的椅子,蹙了蹙眉。

        接着中,便如其所料的,听到了“啊”的一声。

        接着,林依诺眼看便要倒了下去。

        这时,门外倏地闯进了一人,修长的大手伸出,说巧不巧怕正好托住了她的腰际。

        然后将林依诺随手一带,便落入了来人的怀里。

        林依诺刚准备说谢谢,只是……

        在闻到来人身上那股子独特的体香味时,她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他,怎么会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