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闪小说 - 网游小说 - 隐婚市长在线阅读 - V44章(4000字)

V44章(4000字)

        她几近贪婪的吸着属于他的体香味,然后头往他怀里蹭了蹭,想到这之后的永别,顿时哭得更凶了……

        “夕雨,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好保护你,我保证,以后一定会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夕雨……”他的柔情让莫夕雨只想不管不顾的沉沦下去,但……

        才一抬眼,她便看到了,门上方窗子里,那个充满着挑衅的眼神。

        放在冷少天腰间的手蓦地一松,她倏地推开冷少天,然后单手捂在小腹上,脸色蓦地一沉,她抬眼,冷冷的看着冷少天,吐字道。

        “哥,我累了,想睡了!”她再一次,叫他“哥!”

        冷少天倏然收回放在她颈间的大手,然后眉一蹙,抿了抿唇,接着,吸了口气,“好,你睡吧,我就在这里坐着看你睡!”

        莫夕雨的身子不可抑制的微微一颤,她闭眼,再睁开“你在这,我睡不着!”她冷冷的说完,然后再次躺下,声音里还夹杂着一丝丝哽咽,行动,却……冷漠无情。

        冷少天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然后费力的起身,缓缓走向门口,那有些沉重的步伐,每走一步,都牵动着莫夕雨的心。

        在门最终合上时,她的泪水再次决堤,天知道,她此刻是有多心痛……

        她想过不管不顾,可是……婚姻就像是一部小说,必须要主角存在的同时,也绝对少不了配角的存在,否则,这个婚姻便不再完整。

        他相信以冷少天的性格,他如爱,他可以不管不顾,他如爱,他可以为那个人放弃一切。

        但……

        莫夕雨,真的要这个男人为了自己,陪上一生吗?

        男人不同于女人,女人可以为爱情,一辈子只守着一个男人,过上一生。

        但,男人呢?少了权势,这个男人,迟早不再是男人!

        想着,她吸了吸气,然后,起身,利索的从衣柜里拿出一套之前林依诺早就放在这的外套,及一身装扮。

        y市的初冬已是极冷,可能是因为身体还太过虚弱,莫夕雨禁不住的拢紧外套隔离寒风,双手拉起围巾掩住嘴,精致美丽的脸上只露出一双依旧擒着泪水的大眼睛,好冷啊!

        “小姐,去哪儿?”路边的出租车司机热情的探出头,打着招呼。

        莫夕雨皱眉,咬了咬牙,拉开车门先坐了进去。

        去哪儿?此刻,她身无分纹,她能去哪儿?

        可是……必须要离开这里,必须!

        想了想,似乎能找的也只有薛阮。

        借了出租车司机的手机,莫夕雨给薛阮打了个电话。

        只是,一直无人接听,再打就干脆直接的挂掉。

        她,顿时,有些心急了。

        然后,她颤抖着手指,给薛阮发了条短信“薛阮,是我,夕雨,快接电话,快救救我!”

        结果,信息刚显示发出,不稍几秒钟,电话便打了过来。

        她快速的接起“喂,……”

        “你……你……”

        “喂……”莫夕雨有些急了起来“薛阮,是你吗?说话呀?”

        电话彼端沉默了许久,才出声“夕雨,真的是你吗?你……你不是……”

        “我在……”莫夕雨看了看窗外,报了个地址,然后有些难受的催促道“快点过来接我,我头痛!”

        然后便挂了电话。

        索性,出租车师傅人挺好,到了目的地,见薛阮没来,就好心的说道:“姑娘,你就在车里等你朋友吧,外面这天,冷得很,而且,我看你这身子,怕是有些不太好吧!”

        莫夕雨感激的看了眼出租车司机,将手里的手机递还给他,然后还以温柔的一笑“师傅,谢谢!”

        接着,便是无止境的沉默,就在莫夕雨以为薛阮不会来时。

        他到了。

        可……

        却全身绑着绷带。

        她隔着玻璃窗看向车外,看向那个全身绑着崩带,顺着粗气,双手支在膝盖处,顺着粗气的薛阮,她掩嘴,咽了咽口水。

        然后下车。

        只是,她还没站稳,薛阮便对着她笑了笑,接着,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薛阮……”莫夕雨惊慌失措的大叫道。

        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短短的几个小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阮儿……”身后传来一计惊呼,然后不待莫夕雨反应过来,她整个人便被推到了一旁。

        接着,薛阮便被两人赶过来的人,拉到了一旁。

        而莫夕雨这边脚还站稳“啪”脸上,便挨了一耳光,直打得她顿时眼冒金星。

        然后,摔倒在地。

        冰冷的地面,尖锐的石子,她感觉到的只有钻心的痛。

        抬头,她蹙眉,看着薛父“伯父,薛阮这是怎么了?”她抿了抿嘴,然后问道。

        薛父闭眼,然后睁开,几乎是以可以杀人的目光看着莫夕雨“莫夕雨,我求你,你离他远点,好不?”他隐忍的怒意,夹带着丝丝祈求。

        几个小时前,这样的表情也在林依诺眼里出现过。

        她的心不安极了。

        但,还是强撑着身子,转头看向一直在一旁抽泣的薛母“阿姨,薛阮怎么了?”她的声音颤抖得厉害,连她自己也感觉得出。

        薛阮不忍心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叹气“孩子,你走吧,走远点,阮儿这辈子,他为你真的已经付出够多了,我……们……要是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没命的!”

        莫夕雨一震,心里抽搐着。

        没命?

        见她不解,薛阮上前,拉起她,然后这才娓娓道来:“阮儿……阮儿以为你不在了,所以,所以,站在马路上给车撞了……索性,命是捡回来了,可……可……听到你还活着,你看,你看,就……就这样跑出来了……我……我们怎么拉都拉不住……夕雨,伯母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可我们阮儿,真的不能娶你……”

        可,我们家阮儿,真的不能娶你!

        莫夕雨眨着双眼。

        一种直觉,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薛父伸手一把拉回母亲“你和她废这话做什么?直接把她母亲当年的事,说出来不就得了?”

        果然……

        又是她母亲!

        莫夕雨抿着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然后她看着前方,木讷的开口“伯父,伯母,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年,薛阮到底为了我,做了些什么事情,但……我知道,肯定是让你们生气的事,为此,我和你们道谦……至于我母亲……”她吸了吸气,“我会离开这里!”

        说完,倏地抬头,目光坚定的看着薛父“伯父,能最后请求你一件事吗?把我送走吧,送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去,好吗?”

        薛阮身子微微一忍,眼里滑过一抹不忍,虽是一闪即过,但,至少,让莫夕雨看到了善良。

        会心的一笑,这样,就足够了……

        坐在飞奔的列车上,莫夕雨,看着窗外飞速向后的景色,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伸手,想端起桌上的水杯,只是,手碰在上面,却发现,自己尽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

        她的虚弱到了极致。

        这一下,应该把身体损得差不多了吧?她自嘲道。

        这种痛,一辈子应该不会忘记吧!

        “你……需要帮忙吗?”儒雅的声音自对面传来。

        莫夕雨抬头,这才注意到对面一直坐着一个男人,戴着眼镜,年龄应该和她相仿,很有学识的模样。

        她抿着唇,然后点头。

        “谢谢!”她的声音嘶哑得自己都听不出了。

        男人从随身包里拿出了一根吸管,然后递给莫夕雨“用这个喝吧!”

        莫夕雨一楞,然后有些尴尬的接过。

        “你的身体,似乎不太好!”

        莫夕雨一向对外人不是特别冷淡,也好接触,但,此刻,根本没心思去交流。

        更别说还是一陌生的男人了。

        她更没了说话的欲望着,只是回以一笑,便将头偏向一旁,继续看着窗外,发呆。

        突然,放在桌上的右手给一股力道拉了过去。

        莫夕雨惊恐的回过头,刚准备出声骂人的,却在看到那男人搭档在手腕上的双指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原来,是个医生。

        她看着那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莫夕雨咽了咽口水,是要死了吗?

        如果,真的死了……

        那该有多好,一切就都解决了。

        “这副模样了,怎么还一个人出远门呢?”那个男人开口了,他的声音极温柔,听着都让人觉得舒服。

        莫夕雨抽回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转了转手腕,然后用力吸了口杯中的水,却蓦地呛了得直咳。

        男人起身,起到莫夕雨身旁,坐下,替她轻轻拍着背“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不疼,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又如何让别人去爱?”

        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却直直刺进了莫夕雨的内心深处。

        强忍的泪水,倏地流下。

        “哭吧,哭吧,压抑着也不是什么好事!”

        原以为这男人会说几句安慰的话,可是,没想到,他非但不劝,还出声这样说道。

        莫夕雨用力吸了吸鼻子。

        反倒是一下子没了眼泪。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是看相的?还是看病的?”她已用尽了气力,可说出的声音却小得自己都听不清。

        男人微微一笑,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耸了耸肩“我……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可是……”莫夕雨抬了抬手臂。

        “我不看相,也不看病!我只是从你的面色,可以看出,你的身体极虚弱,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你的心,极痛!”

        他悠闲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副模样,让本来伤心得恨不得跳火车的她,没来由的尽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你去哪儿?”男人转移话题。

        莫夕雨握着杯子的手蓦地一颤,然后杯子里的水便溢到了桌面上。

        男人蹙眉,然后自包里抽出几张纸巾,动作极其温柔的将她面前的一滩水渍擦拭了个干净。

        接着,又抬头看着莫夕雨“你去哪儿?”

        莫夕雨抿嘴,摇头,她也不知道要去哪儿……

        薛父可能是不想对薛阮撒谎,所以,便给了她一张大额的支票,说让她自己选择路线。

        但……

        她最终拒绝了,只找他要了一些生活费与离开车费,接着,便买了一张离y市最远城市的票,准备走哪儿看哪儿。

        “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男人的眉宇间拧成了一个川字。

        他因为长得书生,仔细一看,倒像是戴了幅眼镜后的林志颖,所以,此刻,看着他皱眉,那模样,眨眼看去,尽有几分滑稽。

        “那跟着我吧!”

        莫夕雨一惊,再次给水呛倒。

        “跟你?”她摇头……

        然后下意识的将身体向后挪了挪。

        “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跟着我,到我去的那个地方,反正,你没地儿去,跟着我去至少,还有个照顾的人吧?”

        他说的在情在理,莫夕雨却依旧摇着头。

        他们,互不相识不说,再怎么着,她也不能随便跟着一陌生的男人离开吧!

        这连小学生也知道的常识。

        “我要是坏人,此刻,我想对你怎么样?你觉得你有反抗的余地?”男人似乎看出了莫夕雨的顾忌,有些无语的出声道,然后整个人向后一靠,半躺在床上。

        莫夕雨下意识的转头看着身侧,他们坐的是软卧,所以,这节车厢只有两张床。

        而,此刻,又是关闭着的。

        如这男人所说,他要把此刻的她怎么样,她还真是只有等死的份。

        “可是……”她还是有些犹豫……

        男人见她表情犹豫,叹了口气,也就不再说话了!

        莫夕雨咬着唇,想了想,终于,她似是豁出去一般的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好,我跟你去!”

        不管怎么说,跟着这男人,总比,她未来,在哪个地方突然晕去,被坏人利用的好吧!

        男人睁开眼,脸色平静,转头看着她”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欠亲50字!